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天津开发区改革刀刃向内

霍思伊 获奖理由 这是一个伴随改革开放不断成长的开发区。在国家的政策优势逐步取消后,它通过观念的革新、机构和制…

霍思伊

获奖理由

这是一个伴随改革开放不断成长的开发区。在国家的政策优势逐步取消后,它通过观念的革新、机构和制度的变革,在竞争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过去的一年,它通过以市场和效率为取向的综合性改革,掀开了刀刃向内的自我改革创新。“改革”与“开放”一直是它成长和成功的关键。建区34年来,它已经成为国家级开发区的领头羊和排头兵,成为改革开放伟大实践的一个成功范本。

2017年4月5日,天津,企业家座谈会上,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有些忐忑。

此前五个月,为了成功上市,猎聘网一直在尝试申请中外合资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天津自贸区管委会和市人社局的态度比较积极,但人社部有明文规定,办证的硬性条件之一,是外资股东要有三年以上的人力资源从业经验。猎聘网的外资股东多为风险投资机构,不满足条件。为此,人社局专门去咨询了人社部,得到的指导意见是:地方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要突破条例,自己考量,但从部里总的把控上来讲,条例是不能随便突破的。

戴科彬试探着说出了猎聘网的困境。天津市委领导听了他的话后,当即说,自贸区是“先行先试”的试验田,会让人社系统去调研,去解决。

解决问题的效率出乎戴科彬的意料。仅仅在两天后,全国首张中外合资企业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就到了他的手中。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猎聘网为了上市而尝试突破国家限制之际,天津市也将改革的刀刃向内。仅仅在半年多后,“先行先试”的试验田就从自贸区扩大到了开发区。

2017年年底,天津市滨海新区启动新一轮体制改革。改革的第一个重大命题,就是中心商务区和开发区的合并。优势叠加

“改革里面有一个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开发区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郑伟铭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指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首要和根本的任务就是发展经济,这是主责和主业,从这个定位出发,所有的改革都要围绕这个来展开。

开发区走过34年,面对长三角、珠三角的迅猛发展,郑伟铭认为,开发区原有的产业园区模式,已经难以适应目前新的发展态势。未来,开发区要向产业新城转型。

在这个大的谋划下,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实现原中心商务区和开发区的合并。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新经济促进局局长李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合并既是城市空间的重组重规,也是产业门类的深度整合。

开发区以工业用地为主,中心商务区多为城市用地,二者虽然只有一路之隔,但可以看出鲜明的定位差异。

开发区是实力雄厚的老牌产业园区,2010年成立的中心商务区,定位则是发展金融服务、现代商务和高端商业等现代服务产业。2015年4月21日,地处中心商务区的天津自贸区挂牌成立后,中心商务区又享受到自贸区的政策优惠。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和改革局局长梁军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开发区核心区想向城市综合区进化,却受限于土地资源短缺。一条新港四号路,不仅将两个区从地理上分界,也在功能上割裂。“这种割裂,本质上是产业园区和城市载体的割裂。”

开发区要想转型,首先要打破这道地理界限。

郑伟铭对此看得清楚。他说,合并之后,通过统一进行城市规划和整合空间资源,可以把开发区真正按照滨海新区的核心城区来规划。

改革打破了干部的身份界限,无论是行政编制人员、事业编制人员、企业编制人员,均可同台竞岗,由“体内循环”变成“内外循环”,突破了部门壁垒和领域壁垒。

从短期来看,当下可见的效果来自产业上的强强联合,以及相关政策产生的叠加效应。

梁军指出,商务区要进行金融创新,却缺乏实体产业的支撑。开发区的传统制造业也在向智能制造寻求转型。合并后,二、三产业之间可以深度融合,实现互补。并且,开发区有强大的制造业实体经济的基础,自贸区有很好的制度创新的优势,商务区的并入,意味着自贸区的政策可以向整个开发区复制和推广。“这是最大的一个红利”。

对在开发区和自贸区都有部门入驻的猎聘网而言,能够更加直观地体会到合并后的好处。

2014年,猎聘网将其全球职业发展中心全球总部正式迁入天津开发区泰达服务外包产业园,不久后又将部分团队迁入自贸区。

猎聘网企业战略合作部负责人于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迁入外包产业园,是因为开发区专门对入驻园区的“互联网+”的企业制定了很多扶持措施,包括高效的审批效率、一站式服务、科技资金扶持,以及办公场所租金减免等。入驻自贸区,则是看中它在金融、跨境投融资和贸易便利化等领域的创新性政策。

于挺指出,合并以后,以前要找的两套班子变成了一套,在开发区的部门也可以享受到自贸区的政策。在猎聘网的上市过程中,他对“强强联合”后的高效有了深刻感受。

从2018年1月底启动到6月29日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在5个月内猎聘网走完了境外上市的所有手续,刷新了港交所最快上市纪录。

在这个过程中,开发区专门成立了对口猎聘的“上市专项服务小组”,由新经济促进局的部分干部组成。在企业VIE架构重组阶段,专项服务小组多次协调天津市商务委、外汇局、自贸区银行等相关部门,与企业共同召开“服务上市企业专题协调会”。

于挺觉得,服务小组就像一个创业团队,运营模式也更像是企业,按照项目对接具体的人,效率很快。和服务小组沟通时,感觉非常平等,更像是两个团队在沟通,不用事事报文件写公函,找到对接人就可以,和以往政府工作人員给人的印象不一样。

他记得有一次,处理上市材料时,由于天气不好高铁延误,他打电话给服务小组,说可能会迟到。按照以往的经验,于挺已经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没想到,他一出高铁站,就看到有车等在门口,直接把他送到了办事窗口前。

另外,在上市前的资金进出境方面,利用自贸区的外汇便利性政策,可以将时间从一个月压缩到一周,这也为加速上市提供了支持。

李涛指出,自贸区的“先行先试”不局限于具体的某一项优惠政策,最大的优势在于提供了很大的创新空间。

例如,在自贸区条例中,虽然已经方向性地指明电信增值业务要逐步对外资开放,但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猎聘网申请互联网经营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后,开发区通过自贸区“特事特办”的机制,经市有关部门协商后,直接和工信部、商务部等审核人进行了沟通,畅通了渠道,最终通过联动,顺利批复了证件。

此后,开发区梳理出一条标准化的流程,企业按照这个流程申请可以大幅压缩时间。

郑伟铭指出,合并后形成自贸区+开发区这样一种格局,给传统的实体经济发达的开发区插上自贸区的翅膀,赋予制度创新的红利。机构和人事改革

至此,开发区的产城融合已经打下了基础,但这只是改革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三个关键环节。

一是机构整合和重组。改革后,开发区工委管委会机构与整合前相比减少了7个,更加精简高效。并且,整合后的31个机构中,招商部门就占了7个。

郑伟铭指出,本次机构整合,紧紧围绕开发区经济发展的主责,突出了招商引资和企业服务的职能。专门成立商务局、投资促进局、智能制造产业促进局、新经济促进局、贸易促进局、科技和工业创新局和金融服务局等7个招商局。特点是突出新经济、新产业、新动能,突显产业转型、结构优化、高质量发展的改革方向。因此,郑伟铭认为,更准确的叫法不是招商局,而应该是企业服务局。

李涛指出,7个招商局按照产业方向划分,各有侧重。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改革后不再仅关注招商,而是围绕企业的全成长周期,从发现项目、引入项目到培育项目,这三个环节都很重要,尤其看重后期对企业的培育,这是理念上的一个重大调整。

另外,改革前,对于招商引资和企业服务过程中的一些疑难问题,会上报到投资促进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统筹。但改革后,取消了原为处级单位的投促小组,而是专设投资促进委员会,由管委会的一把手牵头,工委管委会的主要领导和相关招商部门领导参与。

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促进局局长梅志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了提高联动效率,开发区管委会一直有意识将协调招商部门的层级提高。

机构调整到位后,是人事调整。

郑伟铭指出,开发区的干部眼界宽、素质好,但激励缺失,活力不足,要让干部流动起来,让开发区的骨干有一种危机感和职业的紧迫感。“干得好的上,干不好的你可能随时要下岗。”

开发区对人事制度创新,立足“市场化、企业化”,实行全员聘任制度,破除“一任定终身”,确立“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一聘3年,聘任期满任用关系自然解除。

改革打破了干部的身份界限,无论是行政编制人员、事业编制人员、企业编制人员,均可同台竞岗,由“体内循环”变成“内外循环”,突破了部门壁垒和领域壁垒。

改革后,7名正处级领导干部转任副处级领导职务,6名处级领导干部转任非领导职务,1名处级干部提前退休。干部队伍数量更加精简、质量进一步提升,不少年轻干部脱颖而出。

郑伟铭还强调,要想对整个开发区的人事管理体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必须要打破身份限制,从身份管理转变为岗位管理。

与之配套的是绩效考核体制改革,将工资直接和岗位、绩效挂钩。改革后实行“基本工资+绩效工资”的薪酬体制,基本工资保底,待遇看贡献,绩效论英雄。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王安波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本次人事改革,采用企业工资的理念,以岗位为核心。根据部门职责来设置具体岗位,突出管理岗和专业技术岗的差别,再依据岗位性质,结合对专业的要求,进行更细化的划分,不同岗位对应不同的基本工资,改变了以前工资和职级挂钩的模式。现在,工资更多体现的是其所在岗位的专业程度。

“从职务工资变成岗位工资,弱化了行政元素,增强了企业色彩,工资体系发生了变化,”她说。

对每个岗位上的总体工资,也不设过多限制,引入了企业绩效的概念,干部只要有能力,可以获得对应的劳动报酬。“有的干部虽然不是科长,但比如是首席人力资源师,只要在招聘方面有能力,可能比科长收入要高。”王安波说。

郑伟铭认为,这次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形成紧扣经济发展主责主业的企业化、市场化管理模式,建立起全新干部人事管理制度,推动思想观念、人员选聘、分配方式的颠覆式创新,点燃干事创业激情。

“改革之路是永远不会停止的,改革永远在路上,”郑伟铭感慨道,“正是由于改革,才造就了现在的开发区,正是由于开放,才促进了现在的开发区发展。所以,天津开发区会在改革和开放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机构简介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创立于1984年12月,为天津市滨海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一部分,是中國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之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0514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514zx.com/info/547.html
0514zx.com

作者: 0514zx.com

优质职场领域创作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